德拉克斯兔小队长

十六岁的心之于死亡

    我好像很晚才开始对死亡有概念。

    第一次是初二的时候,爷爷突然生了很严重的病,大概熬了几个月,没能治好,在冬天走了。 奶奶说他是带着很深的恐惧走的,生命的最后一刻躺在病床上,他的眼睛里有不解和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他还没有做好离开的准备。
    我对爷爷的感情不深。在我的记忆里他一直是一个不会哄小孩玩,说话很蛮横,总是大声命令奶奶干这干那的人。所以我跟他一直不亲。  但其实,他跟奶奶都是农科院的工作人员,有过很多科研成果。他很有才,写得一手好字。 这些都是我长大后才懂得的。
    在爷爷即将离世的那几天,爸爸的几个朋友都坐火车赶去轮流陪夜。 有一天我收到了爸爸的短信。 文字里所用的口吻不是对我说的,但我知道这确确实实给我看的。
    短信里写:“你终于不那么强势了,你躺在病床上,意识模糊。 你起来打我啊,我记得你拿几厘米宽的木板打在我的后背上,木板打断了……好吧,十几岁的我确实太淘气。 你起来骂我啊,高考前我还整日踢球,疯跑。你满眼都是恨我不争气的样子……但是你已经打不动我了。 爸爸,我想回到从前。”
我留了眼泪。我感受到了一种莫名而巨大的哀伤缠绕着我。 但当时,也仅此而已。

    接下来是六月份的时候。六月啊,天气刚刚开始热,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是物理课偷偷看向窗外时撒在脸上的阳光,是学校里满满一树白玉兰,是在走廊偶然碰见喜欢的男生,还有合唱队发的马上比赛要穿的衣服, 白色的宫廷长裙,那么温柔却耀眼。
那天放学之后我蹦蹦跳跳往车上跑,刚拿出手机,看到XXXTENTACION的死讯。
在迈阿密,被人枪杀。确认死亡。
我花了五分钟来确认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然后用了到家之前的所有时间哭得稀里哗啦,把我妈吓了一跳。
我不能理解,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今早甚至还听了他的歌,还用他说过的话鼓励了自己,怎么能说没就没。
我不能理解,他才20岁,他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怎么能突然被枪杀。

他说 “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你值得比想象中更好的。” 这句话是每次沮丧时把我拉回来的那根绳子。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于非命,希望能给五百万的孩子带来快乐。” 我很幸运成为五百万分之一。 我床头贴了一张纸,下面写满“trap” 一句RIP,到现在还没能说出口。

可是他的死好像让我突然开始明白死亡的含义。

这个学期在一个月内连着去了两次医院。
第一次是脖子后面突然起了一个包,请了半天假去医院,是过度劳累导致的淋巴结,没什么大问题。
第二次是最近,突然心脏疼得难受,持续了一周。去医院拍CT,做心电图。结果还是没事,可我到现在有的时候还会疼。

我是一个特别害怕伤病的人,有的时候手破了口都会一直觉得疼,心里总挂念着,不能集中注意力干别的事儿。

那天从医院回来我在日记本上写
【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会在哪一天结束。但至少在这一刻之前,我活得都很圆满,所以每次不舒服的时候,我都很害怕。 我害怕医院。我害怕死亡。】



上个星期突然有一天语文老师没来上课,是其他班老师带的课 。 而我是语文课代表。
那天下午,代课的老师告诉我,语文老师肠子里长了一个东西,需要动小手术,得等到下学期再回来。可是过了一天班主任告诉我的时候,变成了“下学期也不一定能回来。”
我因为一件全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事,突然觉得很孤独。

语文老师是一个粗糙而略微有点邋遢的男人。他的办公桌经常显得凌乱,橘子皮和香蕉皮随意地摆在窗台上。胡子永远微微冒出一点尖。
但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会在课上讲很多关于古人的有趣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儿,解答问题也很耐心。

周五我去语文办公室要作业的时候,他的座位依旧空着,桌上摆的快递越来越多,没有人把它们拿回家。
窗台上,橘子皮依旧在。不知道是哪一天扔的。已经皱巴巴的了。

   

梦里梦外 Ⅱ

    “我这一生都在与沉默作斗争,

     而你,

     是我的军旗。”

    小德在梦的最后掉进了一个有冷冽水温的湖,魏格尔的脸消失在水面上方。他温柔的眉,明亮的双眼,薄薄的唇,全部消失了。 于是小德不甘心地醒了过来。厄齐尔正趴在他面前质问他脸上的泪痕。前一秒还揉着眼睛的男孩突然想用胳膊环住面前男人的脑袋。   他伸出了手。厄齐尔犹豫了一下,没躲,小德却自己又把手缩了回去。

    “因为魏格尔?”

    小德没否认。

    这件事是厄齐尔以前自己猜到的。

    他是那么聪明。

    厄齐尔把小德从床上拖起,指挥他换上衣服,还说要带他出去看看伦敦,顺便认识两个新朋友。 而德拉克斯勒还沉浸在梦里,整个人迷迷糊糊的,随意套上牛仔外套,就这样被一路带到了酒吧。

    酒吧并不是很喧闹的样子,坐落在一条安静的小巷中,名字用白色油漆明晃晃地刷在墙壁上,“DREAMERS”。后座上的人看到这个名字之后完全清醒过来,自己跳下车走进酒吧。

    吧台前,厄齐尔用带点口音的英语点着东西。小德从背后观察他的着装,灰色连帽卫衣,带耳钉,前面的头发用发胶卷起好看的弧度。

    过了一会他转过身来,递给德拉克斯勒一杯橙黄相间的饮料,又不告诉他叫什么,所以后者猜这酒的名字一定很少儿不宜。

    酒吧开始放舒缓的蓝调音乐,人渐渐多了起来。 小德在这样的环境下认识了奥利维尔·吉鲁,高高大大有好看蓝色眼睛的法国男人。赫克托·贝莱林,浓眉大眼的21岁西班牙小伙子。 厄齐尔指着小德对他们介绍:“Julian.我……最好的朋友。”

    小德差点被这句话感动到痛哭流涕奥。

    气氛相对来说轻松愉悦。小德和贝莱林交换了社交账号,相差不大的年龄让他们很快熟络起来。 吉鲁手里楼了个妞,厄齐尔没有,他不愿意在德拉克斯勒面前丢面儿。 他们都用英语交谈,谈政治,足球,女人。

    小德咬着吸管,酒精饮料流经口腔进入肺腑,他很快感觉胃里像被点燃了一样。香草甜蜜的口感让他头晕目眩,但他才不会承认这种感觉很好。 尤里安.德拉克斯勒,他是个矛盾综合体。就像厄齐尔说过的,“像只倔兔子,只有在被人拎着后颈提起来时,才会露出那种天然无辜的表情。”

    耳边不断响起英文。沙哑的。迷幻的。干燥的。潮湿的。德拉克斯勒感觉自己有些醉了。他想起几年前厄齐尔刚到伦敦赛后接受采访的时候,一直说“I'm happy,I'm happy. so……so……so……” 弄不清语法顺序。他一下子笑出声来。

    顿时三个人的目光集中在小德身上。吉鲁笑着问他怎么了,他发现这位看起来因过于健壮而显得有点不近人意的法国男人笑起来其实很好看,有种孩子气的羞涩。 不过为了避免尴尬,他只是摇了摇头。目光重新开始飘忽起来,视线涣散,突然又聚焦。他吓了一跳。

    那么回放一遍。涣散……聚焦……小德立马清醒了。他确信自己看见了尤里安·魏格尔。就在这间酒吧的卫生间门口。 魏格尔独自一个人,而且他往这边走的时候对小德打起来招呼。

    德拉克斯勒慌忙站起身,脸红红的,顺便带倒了自己的杯子。于是其他三个人顺理成章地看见了他。简短的问候,厄齐尔用小臂搂住了魏格尔的腰,这动作让小德心虚的同时有些不爽。

    也许是念及小德每天早上做早饭的手艺,厄齐尔在凶狠的目光中成功找借口带走另外两个人,顺便为不知所措的小兔子重新点了一杯饮料。 “来一杯【心动】,谢谢。” 厄齐尔对招待生说,同时给了他一笔客观的小费。

    heart beat 。 原来是这个名字。小德有点听不见自己的心跳。但是他听见厄齐尔临走前用神秘的语气问魏格尔要不要来一杯,还说这东西搞不好可以延年益寿,后者想了想就也要了一杯。

    橙黄色的。两杯。摆在一起。小德觉得真是赏心悦目。

    后来两个人都喝得有点高,魏格尔搂着小德的肩膀,头歪向一边问他有什么理想。

    “理想?” 小德犹豫了一下,“大概就是多进几个球吧。”

    趴在他身上的男孩突然笑了起来,“你认识米洛·克洛泽吧。”

    “当然,大家都爱他。”

    “正是因为大家都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我们才要努力变强对吗?”

    “所以你的理想是成为他那样的人?”

    “嗯。”

TBC.

√还是把手稿发出来。文是初三时候写的,很多地方都显得稚拙,请多指教。

√虽然是兔魏但是整篇文里面小魏哥都没怎么出来,大概只是对兔子的暗恋全过程心理描写(?)

√兔鱼大篇幅预警,把堆堆和小德塑造成了那种偶像和小迷弟同时又是好兄弟,堆堆也像一个长辈那样的关系,我觉得很奇妙。

√关于兔子和魏哥的对话。 小魏一直是很有野心的一个人,永远在为自己的未来努力争取。但小德就没有那么多野心,只是希望能和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开开心心地踢球(我至今弄不懂为什么在巴黎没有机会他还一直留下,但是跟金贝贝在一起每天那么开心倒也挺好),可是听了小魏的话之后想要变得更好。

小心翼翼写一点点话

差不多两年前写的文,突然被好多太太看到,受宠若惊了。

其实还是有很多手稿,但是都没有发出来,希望陆陆续续修整修整之后能有机会发。


是 多 特 蒙 德 死 忠 ,德迷,五大联赛都看,关注阿森纳和尤文比较多,喜欢青训小朋友(等等我才16我凭什么管他们叫小朋友),什么cp都磕。


主要站JC双罗/水托/帕迪/狮糯/morisco/贾府双子(德里赫特×小德容)/亨花/德福/波兰组/卢格/撸彪/还有关于DFB这帮小孩们的各种乱七八糟的cp


自己写过morisco/魏兔(太冷了)/还拉过特奥×伊斯科的郎(有点奇怪)/最近在疯狂构思狼魏了(我好喜欢温温柔柔的小狼哥)


理性看球,尊重每一名球员,感性想法非常非常多。只是一个高二文科生,不会开车(但心里会),平时喜欢瞎写,文风来回变动极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到幼儿园水平。 收到喜欢和评论会开心好长时间。

大概就这样。


还有一周多就期末考试了

考完试我立马写文😭


梦里梦外

⚽️新手试水,不喜勿喷,拒撕。
⚽️圈地自萌,不扰真人。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

01
伦敦真的是个多雨的城市。雨滴从高空中落下,砸在屋顶,再顺着砺石粗糙的表面滑落下来。叮叮咚咚的,满世界都是这个声音。德拉克斯勒烦躁得甩了甩头,他这么讨厌阴天,特别是阴雨天的午后,不开灯,屋里弥漫着烟味的那种。
小德觉得伦敦真没给人留下好印象。
他让厄齐尔别抽烟了,他现在有点想吐。后者并没有听话,反而直对着小德的脸狠狠地喷上了一口。
“在烟雾中总能想明白一些事情吧,
你看
多好闻
特别是身边有你这么一个小帅哥的时候。”
小德觉得有些开心了,右手搂住厄齐尔的脖子笑着在他脑袋上来了那么一口,他也没敢使多大的力。 不过被搂的人似乎没什么心情笑。于是烟雾散去的时候,小德看到了厄齐尔泛红的眼睑,那么无助,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
厄齐尔无神的眼睛黏在窗外的雨上,手里的烟还燃着,但他再也没动一口。 “像一条绝望的鱼,因为离开了水而不能呼吸的鱼。”这样的比喻句放在此时的厄齐尔身上谁也不会反对。
小德松开了右手觉得害怕起来:他印象中厄齐尔从来没这样过。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开心,因为厄齐尔这个样子只愿意在他面前展现。

他伸手去夺厄齐尔手中的烟,烟蒂已经烧的很短开始烫手。于是小德想起刚入国家队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个小孩,连青春期都没过的叛逆小孩。但天生内敛的脾气与好教养又让大家很快认可了他。 训练的时候,主教练不在,厄齐尔就偷偷抽烟。他那时还留着长发,脸色苍白,看到小德在身后,很自来熟得问他要不要。德拉克斯勒摇了摇头,他就转过头去与马尔科交谈,谈得太入神忘了手中的烟,于是站在一旁的小德拍掉了快烧到厄齐尔手指的烟蒂。
留长发的男人转过头来惊讶得看着他,但随即就明白过来了。于是厄齐尔笑着揽过小德的脖子摇摇晃晃得走回训练场。 可能是这一幕太过美好,以至于小青年一直忘不掉这个午后。像滥俗的爱情片,像窗外那fuck off的下个不停的雨。

厄齐尔睡着了,靠在床头的单薄身影发出微弱的鼾声。但他的手机屏幕还亮着。 小德只粗略的看一眼就知道了让他异常的前因后果。 那个男人。 CR7。

在德拉克斯勒的记忆中,厄齐尔一直与别人不太一样。她总是那么骄傲却不招人讨厌。他有他自己的个性,有独到的见解,这些东西使他在任何环境下都能生活得游刃有余。马尔科原来跟小德说过 “梅苏特这个人,既不同于英国人的激情狂妄,又不像德国人那样固守传统,他的战术确实也与德甲不一样。”
“因为他是土耳其裔啊……”小德成功噎住了面前这位头发灿金迷倒万千少女的德国前腰,然后又在对方面前笑得天昏地暗。
厄齐尔爱笑,爱做炫酷的手势,可是现在他的样子截然相反。 小德向后一仰,脊椎像被切断了的水龙头,有冰冷的触感。他现在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那个葡萄牙男人,一直与厄齐尔纠缠不休,而且买次后者付出的代价都极大。现在看来是那个人有了新女友。
小德为厄齐尔感到愤愤不平,他是那么一个重感情的人,于是他得到的伤害也最多。“每段恋情都这么千辛万苦吗?”二十三岁的心似乎对这个问题还没有深刻的理解。于是他感到烦躁。 他想抽一支烟。 他不敢。 他怕自己的肺坏掉。
空气中弥漫着雪松的味道。那是厄齐尔睡前点的香。长长的褐色木质香,被插在竹筒里,摆放在床头。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已经烧掉一大截,现在又要掉下一大截,小德伸手接住了它。它好奇厄齐尔品味的同时想闻闻香的味道。不过那些灰烬似乎并不给面子。它们透过小德的指缝纷纷扬扬得降落在床上。 洁白的床单。
于是德拉克斯勒只好调整姿势躺下----枕在那堆灰上,躺在厄齐尔身边。 天花板上,厚重的铁质风扇吭吭哧哧得转动着,与潮湿阴郁的空气做搏斗。装修时,厄齐尔坚决不要空调,他喜欢手工制作的东西,喜欢一切旧东西。特别是落满灰尘的感情。
风扇转到六十八圈时小德感到困倦。他陷入一场光怪陆离的梦,自己的一生以默片的形式在脑海中放映,最后在所有人精疲力竭时画面定格。那是一个有露珠的清晨,球场上随意坐着的男孩向他伸出手:“hi, I'm Julian-Weigl." 小德没有握住他的手,而是直接抱住了他的小臂。“我也叫Julian诶! Julian-Draxler."两个男孩相视一笑,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

尤里安-德拉克斯勒。
是个眠浅的人。

TBC.

----------------------------------------------------------------------------------------------------❤️
兔子和魏哥哥的cp才真的是个冷cp啊……两个人看似没什么关系,不过写起来还是挺带感的。
中间罗戴厄和兔鱼会一直穿插着。DFB其他以后会提及。
希望能把文写完。也希望各位小天使能喜欢我的文❤️